桑森

主要还是吃腐

【凛绪】难道你的良心不痛吗5

衣更毛是世界上最好的毛:

*前方ooc高能预警


 


 


5.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哦,对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凛月一向说话不着调真绪是知道的,可他没想到对方居然在自己上司面前还开这种玩笑!真绪脸红到脖子根猛地将脑袋了转向后方,对上始作俑者那张表情无辜的脸警告似得叫道,“凛月!”


 还没等他将脸转回来好好解释一下,就听见经理默默开口:“原来如此。”


 不是!等等!经理你肯定误会了什么!听我解释!!


 真绪将脑袋一格一格的转回来就看见经理表情严肃感情真挚的添了一句,“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的善解人意啊。眼神死。


 突然觉得就算解释都没人信了呢。


 呵呵。


 还好经理没有在这种小事上纠结,马上就转身去确认别的同事叫车情况,然后便招呼真绪他们搭手把人扶出去。让真绪意外的是,凛月居然也没有抱怨什么就直接掳袖子上了,他一直以为像凛月这种连自己都懒得管的性格就算来了包房,也只是抱臂靠墙作壁上观而已。结果凛月一手拉一个,选了两个烂醉的男同事,脚步轻快的拖着他俩走了。跟在后面的真绪艰难的托着另一个耍酒疯的同事,只能再次感叹凛月人设的不科学性。


 将最后一个人送进出租,真绪总算松了口气,他站在路边感受了一下晚风拂面的文艺气息,顺便思考了同样是与同事相处,为什么吃喝玩乐会比工作交流更累这种社交哲学。


 “真绪。”身后的人突然叫他,“你生气了吗?”


 生气?真绪懵逼的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来对方说的应该是包房里的那句话。要说生气肯定没有,就是有点被人误会性取向的尴尬,不过这话解释起来有点奇怪。特别是在他明明知道对方是在开玩笑,对方却表情严肃正经的想讨论一下这个玩笑附带的后果及影响。于是在想出正确的回答之前,真绪选择保持沉默。


 凛月也跟着沉默了一会儿,才带着他平时惯用的轻佻语气开口:“开个玩笑而已,难道你以为我刚刚那个是表白?还是说你是怕什么人会误会?”语气不屑得似乎下一句就该是,你在自作多情什么呢?你以为有谁会在意这种事吗?


 真绪突然觉得胸口处有东西被什么狠抓了一把,有点闷。他第一次觉得凛月有些轻浮的过分了。他脑子里像有根线绷紧了,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大约是出于对恋爱的美好幻想,他一直觉得这样的一句话本该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最热切的承诺,但凛月却把自己摆在高高在上的位置,用恶意的玩笑去嘲讽这种情感以及拥有这种情感的人。得出这种结论很奇怪,毕竟这是通过单方面的甚至可以说得上的偏执的情感推导出来的结果,可明明自己和凛月认识不过一个多月,他甚至连他的姓氏都是自己看门牌才知道的,关于凛月他到底知道多少?真绪试图像往常一样用更加理性的角度去看待凛月,去理解凛月话语背后真正的情感,却发现完全做不到。


 察觉到真绪继续保持沉默,凛月又再次恶意满满的开口:“因为这个就生气了,你是刚坠入情网的毛头小子吗?”


 “我没生气。”真绪深吸一口气,企图通过冷空气的刺激平复自己的情绪,微微侧过头看他,像哄小孩儿:“你的车停在哪?我们回去吧。” 


 他实在不想因为这种无聊的小事和凛月在这半夜的大街上争吵,这本来就是很奇怪的事,凛月怎么看待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和他又有什么关系?总有一天,等凛月在他的生命中遇到真正属于他的人,他自然就会用另一种眼光去看待这种感情。


 谁知凛月却不打算放过他,反而伸手捉住真绪的右手手腕,拉他转过身来面对面:“真绪,你真的生气了。”


 “我没生气。”真绪抬头看他,顺便用活动自由的左手拍拍凛月的手臂,“你车停哪儿了?还打不打算回去?”


 凛月不回话,只用他暗红色的眼眸紧紧的盯着真绪,近乎执拗的重复道:“你生气了。”


 真绪被磨得只想翻白眼,他实在理解不了凛月的想法。是!我生气了,但那又怎么样?难道还要我用一系列排比拟人比喻夸张等修辞手法来描述一下生气的原因和立场吗?还是说要我们两个大男人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拉拉扯扯大吵大闹一顿才好吗??


 “抱歉,真绪,我不该这么说的。”真绪还没想完,凛月就先低头认错了,而且低头不是形容词。


 凛月可怜巴巴的低着头,声音又软又委屈,丝毫没有刚才的高傲感,消瘦的脊背搭耸下来就像一只落水的黑猫。


 真绪似乎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开展,刚刚还气势惊人的凛月此刻到先退后一步到起歉来,一时吃惊太过,也忘了刚刚还生着气,反而慌张起来结结巴巴的安慰凛月:“不,是的,你别这样,我没因为那个生气,唔,我们,嗯,回家吧?。”


 “真绪你生我气也可以的哦,试着把情绪发泄出来吧。”男人抬起头来,看着真绪的眼睛说的又慢又坚定,“无论是怎么样的真绪我都能承受。” 


 这几乎可以算得上是情话了,如果把对象换成一个女孩子的话。但真绪是个男人,所以他只能忽略心中那一点不安分,避重就轻的打哈哈:“什么啊,这种话对着我这样的人来说不是浪费了吗?”说着又晃一晃一直被凛月抓住的右手继续道,“赶快回家吧,我明天可是还要上班的哦。”


 凛月似乎还想说什么,张了嘴又合上,最终露出一个像平时一样的笑,撒娇道:“那真绪来背我去车上吧,今晚我可是有好好的帮忙,现在该真绪给我奖励了~”


 看到凛月变回平时的样子,真绪也放了心,反射性就反驳,“哎?自己走啦,我现在都快累瘫了!”


 凛月也不管真绪说什么,直接就跳上了真绪的背,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真绪先生很自觉地就将手放在对方大腿上,下一秒人就被自己背起来了。


 趴在真绪背上的凛月好像很高兴的样子,伸手搂住真绪的脖子,凑近他耳边道:“明明真绪一副高兴的样子,我的撒娇对真绪而言是疲惫工作一天的奖励~”


 “别把我说的像抖M一样!”


 “呼呼呼~待会开车也拜托你啦~”


 “喂!你这家伙,我可是才喝过酒哦!你是想去监狱探望我吗?”


 “酒驾只会拘留十天啦~真绪真是太敏感了~”(温馨提示:好孩子不要学)


 凛月将车停在前面不远的露天停车场,这段路刚好是闹市,即使现在是大半夜也依旧霓虹乱舞灯火璀璨。两个人一路东拉西扯互相耍嘴皮子,亲亲热热的好像刚刚拔剑弩张的人不是他俩一样。真绪背着他慢慢的走,时不时把因重力滑落下去一点的人又颠上来。凛月将头靠在真绪的肩上,一边吐槽真绪衣服身上的烟酒味,一边故意冲着真绪耳朵呼呼呼的笑,把喷出的气吹进真绪的耳朵里,然后接着灯光看着真绪的耳朵迅速变得通红还要强作镇定的和自己拌嘴的样子笑的更开心。


 真绪。真绪。真绪。


 凛月在心里念着真绪的名字,借着趴在真绪肩头的遮掩,在他红色的发尾落下一个又亲又柔的吻。


 


tbc


越写越觉得人设就像脱钢的野马一样,我拉都拉不回来。【放飞自我的后果


各位,我写的不是衣更真绪和朔间凛月,我写的是衣更.凛月一撒娇就没办法拒绝.真绪和朔间.真绪一生气就无条件认错.凛月的爱情故事。_(:з」∠)_【闭嘴吧

评论

热度(64)

  1. 桑森衣更毛是世界上最好的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