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森

主要还是吃腐

[ES/てとひな/ゆうしの]约会务必提防跟踪

眠七:

约会务必提防跟踪




▲严格上来说是てとひな的ゆうしの


▲总而言之就是个铁日约会被裕忍跟踪的故事






一日阳光正好,微醺的暖风吹拂在身上十分舒服。气温渐渐回暖,虽然日夜温差较大,白天出门正好合适,葵裕太却全副武装地戴着深蓝色的墨镜丶黑色口罩和一顶浅蓝鸭舌帽。




「裕太君……,你邀请在下一起精进忍术我很高兴,但我们就这样一直跟在铁虎君和日向君後面吗…?」开口的是缩在葵裕太身後,便服打扮丶和他比较起来行动较轻便的仙石忍。




正确说来,葵裕太躲在礼品店的招牌旁边,而身形较娇小的仙石忍则瑟缩在他身後。葵裕太隐藏在墨镜底下的碧绿眼眸,目不转睛地盯着礼品店里和他有着一模一样脸孔的人──那是他双胞胎兄弟的葵日向,而站在他旁边的则是同班同学的南云铁虎。




如果视线可以造成物理伤害,南云铁虎身上可能已经出现了许多坑洞。


只是在听见身後仙石忍的问话後,葵裕太立刻收起了吓人的目光,回头道:「抱歉啊忍君,难得一起出来却让你陪我做奇怪的事。」




「不会的,跟踪必须隐藏自己的气息和行踪!乃精进忍术的重要课题是也!可以和裕太君一起进行这样的训练,在下非常感动。」对於害怕和陌生人交谈的仙石忍来说,有像葵裕太这样会邀请他在悠闲的假日出门玩的朋友,就是件让他高兴一整天的事了。


再说他其实也并不清楚,一般的高中生在假日时都会做些什麽娱乐。




有仙石忍陪在自己身边,葵裕太觉得全身心都被治愈了,就算眼前仍然没有摆脱自家大哥要被拐走的危机。




一切都要从葵裕太对葵日向提起,假日要和仙石忍出门逛街开始说起。


这天葵裕太早早就醒来,一如往常地看到习惯早起的葵日向在家里晃来晃去,却是换好一身外出服准备要出门的模样。




先不说那身他根本没印象的新衣服是打哪来的,葵裕太明显可以闻到葵日向身上传来刚沐浴後的香味,还仔细的梳理了头发,在镜子前变换好多次发型,最後还是用平常的发夹固定住。




但葵裕太完全没听说过葵日向要和谁出去,会在意外表成这样,难道是恋爱了?连问都来不及问,葵日向就匆忙跑出门了。


因此才有了现在,葵裕太和仙石忍会合,鬼鬼祟祟地跟在葵日向後面的画面。




***


「铁君丶铁君,这个怎麽样,适合吗?」葵日向在店里的饰品区逛了几圈,最後从琳琅满目的展示柜取下一个白色绣线的花朵发夹,放在自己的发上比划着。


「啊丶呃,日向君的话果然还是红色好看点?」被葵日向这麽一问,原本还在左顾右盼的南云铁虎匆促地扫去一眼,没有经过思考地便答出一句。但与其说是适合,这回答不如说是他的喜好,意识到这点後的南云铁虎有些害羞地挪开视线。


第一次进到这麽充满女孩子气息的商店,南云铁虎感到些许的不自在。虽然店内不乏陪女性朋友来的男孩子,但向来以成为男子汉为目标的他,怎麽也没想过自己会踏进这种地方。若不是葵日向说想买新的发夹,他也不会在这里转悠。


暗恋同班同学的葵日向也有一丶两个月了,和葵日向的距离拉近後能够一起在假日逛街对他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但他现在却为自己一点也不懂得如何和喜欢的人独处而苦恼着。


眼前的葵日向是平常看不到的便服装扮,或许是觉得天气开始暖了,他的打扮相当清凉,背心的外面罩着一件萤光色的轻薄一字领T恤,露出从锁骨到肩膀的线条。南云铁虎从见面开始就一直很在意他露在衣服外的肌肤,一直盯着看的话又担心自己的目光太过露骨。




「怎麽这样──那这个给铁君好了。」没有听见肯定的话语,挺喜欢发夹上绣着精致纹路的葵日向嘟起嘴,恶作剧地将手中的发夹夹到南云铁虎往後梳的发侧。




突如其来的近距离互动让南云铁虎惊得竖起汗毛,红着一张脸站在原地,觉得不合适却又不敢主动拿下夹在自己发上的东西。


「我不适合这种东西的啦。」


「嘻嘻~不然铁君挑一个适合我的帮我戴上,就允许你拿下来♪」南云铁虎拿他没办法,随手拿了一个发饰就给葵日向戴上,对他来说葵日向戴什麽都好看,只是没有用过发夹的他差点夹到自己的手指,惹得葵日向一阵大笑。




远处将南云铁虎的种种反应全收进眼底的葵裕太紧紧抓住自己用来掩人耳目的帽子,脸色阴沈的像要将手中的东西砸向南云铁虎。


那个流星队的丶黑色的家伙是怎麽看待葵日向的,葵裕太看得一清二楚,虽然不确定自家大哥是不是也喜欢对方,但他很清楚的有种重要的大哥要被抢走的感觉。


就算真的在交往了也跟他说一声啊!葵裕太忿忿不平的想到。




「裕丶裕太君,你有点可怕是也……。」这下连仙石忍都可以感受到来自葵裕太的不满,稍微思考了一下,他隐约可以猜到和葵日向有关。葵裕太经常提到葵日向的事,突然提出跟踪两人的行程要求,估计是因为有重要的哥哥要被抢走了的预感。




仙石忍虽然没有兄弟姊妹,不过正因为如此才更能体会没有手足在身侧的孤独感,尽管忍者总是孤身一人的,每当葵裕太提起哥哥时他也会产生羡慕的情绪。


所以才相当不好受,感到寂寞了吧。




「因为丶啊啊────那家伙是忍君团体里的人对吧?有没有从他那里听说过些什麽?」想起仙石忍和南云铁虎是同一个团体的夥伴,葵裕太咬着牙问道。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难看,不过有墨镜和口罩遮着应该不至於被看出来。




「唔,在下没有特别印象呢,不过铁虎君好像说过相当在意日向君是也。」仙石忍歪过头去,试图从脑中挖出南云铁虎提到葵日向的特殊反应,还想继续说就被持续盯哨的葵裕太一把拉过去,「忍君丶我们快跟上!」一看才发现原来是跟踪目标的两人结完帐准备移动到下个地点了。




两人保持距离跟在南云铁虎和葵日向後面,来到了葵裕太曾经陪葵日向来过的咖啡厅。他又有些不是滋味了,明明和葵日向先来这里吃过点心的是他。


他们选择了一个可以隐约听见南云铁虎和葵日向说话,却有遮蔽物看不见彼此的位置。




「我要吃这个丶这个丶和这个~!」


「日向君还真能吃啊……」


「唔,装点心的胃和吃正餐的胃是不一样的嘛~」


「那我就点杯冰淇淋苏打吧,我对甜食不太行啊。」


「甜食可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喔,铁君丶啊──♥」


「欸!?等等丶我自己吃就是了,日向君…!」




葵裕太尽力保持冷静地把手中的叉子插在黑巧克力蛋糕上,仙石忍觉得凭藉他身为忍者观察入微的能力,都能看见那块蛋糕在几不可见的抖动了起来。




「…好甜,亏日向君吃得下这麽甜的东西啊。」


「嚼嚼丶习惯这个甜味後就停不下来罗。还是铁君想试试看别种味道?」


「嗯?」


「我·的·嘴·唇♪」


「………。」




这下仙石忍清楚的看见那块巧克力蛋糕被狠狠的捅了一下,里面包裹着的苦味巧克力酱沿着被戳穿的洞流出,滑落在盘子上。


虽然知道葵日向爱开玩笑,有时还真难分辨他是不是在恶作剧,不过就算是开玩笑,这话还真大胆啊…,仙石忍看着对面脸色愈发的葵裕太在心里想着。


就算是老喊着想独立的葵裕太,还是会有哥哥被抢走的忌妒感呢。




「是说日向君还有想去的地方吗?」


「暂时没有罗~接下来去铁君想去的地方吧,当作你陪我逛街的回礼~」


「真的!?太好了──那我们等等去……」




当有说有笑的嘻闹声逐渐远去,伴随着咖啡厅的门开启又关上,仙石忍坐直身子朝门口看去,确定跟踪目标已经离开,才终於敢开口对趴倒在桌面的葵裕太道:「那个丶不追上去吗?」




清楚听见葵日向和南云铁虎间相处的气氛有多好,要是再继续跟下去就太不识时务了。葵裕太趴在冰凉的桌面上,像消了气的皮球一点精神也没有,闷着声音回:「算了…大哥有其他重视的事物我也管不着。」




「我真像个小孩子啊──」


「跟前辈们比起来,在下和裕太君确实还是被当小孩子吧。」


想到自己的行为就跟玩具被抢走的孩子一样,葵裕太吞下最後一口蛋糕,又倒回桌面,仙石忍想他大概短时间仍难以释怀,没有多说什麽,只是伸出他的手心,轻轻地摸了摸葵裕太的头。




「忍君────」意识到自己被娇小的仙石忍摸头安慰的葵裕太,像突然被触及心里脆弱的那一块,抱怨如泄洪般一下子全吐了出来。


「有了喜欢的人不跟我说,大哥太诈了!」


「我的话明明就有好好跟他说的!」


「趁我跟忍君出门,偷偷约会太过分了!」




第一次看见葵裕太这麽孩子气的抱怨,一方面觉得他也有这一面啊,一方面又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安抚对方才好的仙石忍,思来想去最後还是只说出一句话。




「虽然日向君的事在下不是很清楚…,但在下认为裕太君的哥哥,是不会因为有其他重要的人就不关心裕太君的。」虽然怕生的仙石忍和葵日向没有实质上的相处,但他经常从葵裕太口中听到关於葵日向的事。无论是抱怨太过烦人,或是因为对方瞒着他做了太多事而生气,葵日向这个人的形象透过这样的方式真实的传达到了仙石忍的心中,是个随时把葵裕太摆在第一位的好大哥吧。




葵裕太激动完的情绪很快就又平复下去,仙石忍说的话他都明白,并且正是因为清楚葵日向不会因为谈恋爱就放置身为弟弟的自己,他才这麽不满。


应该说他不满的对象是自己。


而且居然还让仙石忍安慰自己,心情平静一点後随之浮现的是羞愧的情绪。




「而且明明今天是跟忍君一起出来,却拉着你做蠢事真抱歉。」难得处於需要被安慰的一方,稍微打起精神来的葵裕太,想起今天原本出门的目的,面上不免露出抱歉的神色。


「不会的丶要是在下有帮助到裕太君就好了!跟踪方面的在下很擅长是也,非常有趣喔。」感受到葵裕太的歉意,仙石忍赶紧摆手告诉他自己一点也不介意原本的行程变得乱七八糟的,不如说要是葵裕太因为太过在意那两人的事而开心不起来的话,他才会觉得困扰。




「唉──忍君真好,是天使吗?」


「在下只是一介忍者是也。」


「话说忍君可以再摸摸我的头吗?」


「咦丶欸?裕太君想要的话……是无所谓是也…。」




***


怎麽想都觉得裕太会跟踪日向约会啊,好萌


大哥跟忍忍他都要(不



评论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