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森

主要还是吃腐

I don’t want to be mature

月面龙鸣:

*凛月x真绪


*有肉。因为抽出了特工毛。


*重要的是有肉。剧情根本就不重要。




1.


所有人都会觉得真绪什么都懂。实际上不是那样。


凛月要求和他的青梅竹马来一个面对面嘴对嘴的电影式kiss时,他的青梅竹马愣了一下,退后一步说:“这里是公共场合。”


凛月死皮赖脸地拉着真绪的手,最后几乎将他按在墙上。真绪摒住呼吸,在凛月的嘴唇越来越近的时候,一脚踩在他的脚上。然后趁凛月叫着痛时,飞快闪到一旁,抱起一叠文件挡在胸前。


“我说你啊,这学期成绩不错,但出勤率还是不够。这样下去你又要留级了,想好好毕业的话就提高出勤率啊。”


凛月委屈地瘪了瘪嘴,还想说什么,真绪丢过去一句话:“你答应过什么都听我的吧?”




2.


朔间凛月总觉得,与其说他在和真绪交往,不如说变成了他的矫正大会。


他好几次意图行使男友权——至少看起来有点交往的意思——但最后都被巧妙地回避了。




3.


学生会长衣更真绪不接受(青梅竹马的)任何反对意见。


“好了好了,知道了,乖,回去上课了。”真绪拨开一点凛月额前的头发,亲了一下他的额头,那态度跟安抚小狗似的。




4.


朔间凛月也计划过一些恋爱行程。




去游乐园——外面太冷了,不舒服,否决。


去购物——去了也不知道买什么,否决。


去烟火大会——现在可是冬天,否决。




想来只剩下看电影了,或许可以看一部爱情电影,趁机在电影院里酿酿酱酱,或者选部恐怖片,真绪吓得扑进自己怀里的场面似乎也很美好。


但他随即想起了小时候跟真绪去看动画剧场版的体验。他完全不知道电影的情节,最后电影散场时是真绪和工作人员一起叫醒他的。


电影院的环境太适合睡觉了,否决。




5.


体质独特的衣更真绪在当了学生会长后更忙了。


学院的大小事务像雨点一样砸过来,加上组合的训练和自己的学习,他恨不得一天有48小时。


他知道自己冷落了凛月。


虽然答应了要跟他交往,但自己几乎没有尽到恋人的义务,更别提自己还提出了狡猾的交往条件,想让凛月乖乖听自己的话。


脑海中一浮现那双从小看到大的红色眼睛,真绪脑中那些本来杂乱无章的事务都渐渐消散了,本来正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的手也慢慢停滞了下来。


学生会长办公室内的时间仿佛被按了暂停键,而外面的天空已经由橘红色慢慢转化为浓黑。


把真绪从无边无际的有关凛月的记忆中拉出来的,是突然闯进来的一阵冷空气,一直身处暖气包围中的真绪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办公室的门不知何时被打开了,身穿单薄校服外套的瘦削身影正站在门前。与真绪目光相撞后,凛月撒娇似地喊了一声:“真——绪——。”




6.


凛月以真绪从未见过的极快速度完成了关门、走到真绪的旁边、扑进真绪的怀里这一系列的动作。


“你怎么来了?”


“我要等真绪一起回家,外面好——冷——。”


凛月完全把脸埋在了真绪的胸口前,从真绪的角度只能看见他那一头乌黑的头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知道啦,我就快把工作做完了,你去那边坐着等我吧。”


怀里的人毫无反应。


“我说.....”真绪叹了口气,“你这样抱着我,我没办法完成工作啊。”


他的话说完许久,久到他以为凛月已经睡着了,凛月才抬起头看他。不知为何凛月的神情有点可怜,加上那双红红的眼睛,真绪突然觉得凛月好像比仁兔前辈更像兔子,并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这里.....还残留有那家伙的气味,我讨厌。不这样抱着真绪的话,那家伙的味道就会盖过真绪的味道了。”


那家伙......是指朔间前辈吧。真绪内心毫无波动并且有点同情青梅竹马的哥哥。


即使凛月给出了充分的理由,他还是用力把凛月从身上剥了下来。“讨厌的话,不要来不就可以了吗?”


正在挣扎中妄图再次抱上真绪的凛月停止了动作,他瘪了瘪嘴,“不来的话,就不能见到真绪了。”


真绪也愣住了。他想起来,自己确实有一段时间没跟凛月一起回家了——虽然只是四天。对于刚刚确认关系的交往对象来说,这不能算作正常现象吧。


想起这一茬来,真绪就不好意思再推开凛月。面前的恋人兼青梅竹马除了一脸委屈外似乎还有点气鼓鼓,比起学生会那没完没了的烦人工作,真绪还是优先选择安抚男朋友。


“抱歉啊,凛月.......我知道我错了,等一下一起回家吧。”


听到真绪服软的话语,凛月脸上的沮丧表情瞬间消失,眼神变得像是登台表演时那样闪闪发光起来。


“就是啊!真绪终于知道自己做错了,那作为做错事的惩罚,今天我就不用听真绪的话了,反过来......真绪要听我的话喔。”


7.土豆炖肉

评论

热度(72)

  1. 桑森月面龙鸣 转载了此文字